本script為載入jquery核心使用,不影響頁面資訊瀏覽
:::* 瀏覽位置:首頁 > 心情故事
  • 字級選擇
  • 大
  • 中
  • 小

心情故事


在星悅小站的心得與收穫~黃淑貞教保老師

  • 發佈日期:2016-09-26
  • 照片說明文字 對我這個將近不惑卻又剛畢業的二度就業婦女來說,來星悅小站工作是我研究所後的第一份正式工作,猶記今年(2016)過年前後找工作求職的時候,既徬徨又新奇,不曉得應該要怎麼重新踏入職場,這種複雜的心情,我大概整理如下:第一,我已經不是真的社會新鮮人,到底去一個工作場域裡,大家會怎麼看待我?是一個可以接受磨練的年輕人?亦或是一個隨時開口傳授過去經驗的職場前輩?第二,自從三十幾歲離開職場幾年,當了幾年的家庭主婦及專心讀書的學生後,再次回到職場,我自己能不能勝任一份工作又能兼顧小孩的職業婦女角色?第三,自從轉了一個方向讀了心理輔導後,慶幸自己能夠順利轉到這個自己喜歡的人生方向,但是否已經準備好走這一條跑道呢?因為心理輔導領域一直有讀不完的書,本身的實務經驗原本就是薄弱,但也懷疑所學夠不夠精實?第四,當學校老師與同學知道我這份教保老師的工作時,他們認為教保老師大學畢業就可以了,應該還有其他的工作選項…;老實說心裡沒有受影響是騙人的,但是我想到過去研三實習的時候並沒有機會接觸身心障礙的個案,因此一面想充實過去實務經驗的缺乏,卻又一面惦記老師同學的想法;因此,就在獲得這份工作的前後幾天又有更多焦慮不安產生。

    於是我帶著這麼多忐忑不安的心情與想法來到星悅小站報到,雖然一開始只是想找尋那些忐忑不安的答案,但經過了這幾個月的適應後,我想我是找到了從事這份工作的悸動,因為來工作的頭幾天有幾個經驗是很特別的:

    第一天正值學員下班的時候,因為學員小義(化名)是坐著電動輪椅出入的,需要有人到一樓大門放置斜坡,讓他順利離開小站回家,我想說我是新人我來幫忙好了,到了一樓我開大門放了笨重的斜坡,小義一邊坐著輪椅滑出大門,也一邊告訴我他每天上下班來回家裡與小站的路程,特別是下班時必須自己到捷運站搭捷運回家,當他向我道謝緩慢駛離往捷運站去時,我心中頓時有一種不捨與敬佩,因為一直以來我都是騎著摩托車快速地穿梭車陣來回,卻很難想像他每一天出入的困難與障礙,但卻是他每天必經的路程,這也使我意識到身心障礙者格外需要我們幫忙的部分。

    再來,來小站的第一天有幾位學員,他們看到了我這個新面孔的老師,他們態度自然又純真地向我笑著打招呼,並沒有像我想像中的疑慮:大家怎麼看待我這個二度就業的婦女?其實有這種疑慮想來也是好笑,對這些學員來說又多一位老師來加入,就是真誠歡迎與接受,哪會多想我的背景、我的學經歷、我是年輕還是老的、能力是不是夠可以幫助他們…等,因此學員們的純真與自然態度反而讓我這思考複雜的人有些汗顏。

    第三個經驗則是,經過好一陣子的相處,我發現小站的大部分學員們特別是自閉症的星兒們,其內心是單純表裡如一,不加修飾自己內外在部分,優點也好、缺點也好,並不會刻意在老師面前修飾,也是我這個老師要去加以理解與認識的部分,而且每一次獲得的理解我內心就增加接納的程度,也讓我越來越自在地與星兒相處,每一天對學員不同的發現,都也讓我感到新奇,並非設想自己足不足夠幫助他們?比如學員小琳(化名)每天都會主動幫忙把小站的行程表更換成隔天的行程內容,從來沒漏掉過,雖然是一種自閉症的固著行為,但卻也是一種盡責表現,我想我重要的是,我能否一直保有想理解與認識星兒的熱誠,而非度量自己的專業在哪裡。

    最後我還發現從事教保老師工作的意外收穫,雖然一開始疑慮能否兼顧工作與家庭、小孩,這幾個月以來向同事學習如何當一個教保老師,當我回到家裡面對孩子的教養也頗受用的,雖然並不像之前是隨時在家,但是至少我開始能夠自然地使用一些行為管理的方法來教養孩子。以上是我個人這幾個月以來當教保老師的工作心得與收穫。
  • 推上Facebook 推上twitter 推上噗浪
*回上一頁 *到最上面